素食

是吃素的。初三长弧,但如果您愿意等我,我会十分感激的。

沙茶酱大概是放了很久,我撕开锡纸封膜时,看到的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沙茶酱了,杂质和碎屑都沉淀在底部,油脂和汤水则漂浮在上层,我拿筷子搅了搅,一股奇怪的海鲜般的腥味。毕竟它已经冰箱里被我遗忘了大半年之久。我略遗憾地将它倒进垃圾桶,想了想,又将筷子冲了一遍。
啊,只能就这么吃了,我悻悻地戳着碗里的粉丝和绿叶蔬菜,对,水煮,没有一点点盐或者味精之类的东西,吃起来乏味得很。
总比没有要好。他坐在我旁边,慢慢舀着一小杯龟苓膏,黑色的冻膏体被勺子推来推去,滑溜溜的,浸了一点褐色糖浆,然后被他捞起一口含住。
龟苓膏也是刚从冰箱里拿出的,估计是冰冰凉凉的吧,我看着他把龟苓膏裹在一边的腮帮子里。突然很想吃冰激凌,或者刨冰,只要是冰的就好。
那就走吧。他放下勺子站起身,穿上了外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