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

是吃素的。初三长弧,但如果您愿意等我,我会十分感激的。

南风归

*我很想你,但你会回来
*短



南风归/你理了理微卷的短发和空气刘海,等着我穿好外套背上包,我记得上一次见面时它们还是平淡无奇的黑长直,时间到底是快是慢呢?总不经意之间,我们就都变了。
我们去到披萨店点肉酱焗饭和蓝莓冰激凌,去到糖纸吃纷纷雪(你总喜欢加芒果),去到Starbucks喝摩卡和拿铁,去到卖糖葫芦的地方,去到很远的美食商场只为一袋生梅糖。我们会说很多话,很多想法,可以什么都不顾虑,但从不哭泣,如果你我都忍得住的话。我们会窝在影院的座椅里,裹着一身爆米花味,精疲力竭地看一部漫长的电影。
我们坐在KTV房间,拿着话筒却不开口,只是点一堆歌让MV自导自演,光线闪得虹膜灼痛。零食散落一桌子,没人去动它们,甜的糖和咸的盐和各种色素添加剂在这时总归不讨喜了。
我们在夜色下行走,向家的方向,你这时不会来牵我的手,或者说你并不经常这么做,或者我牵了你也会不着痕迹地松开,你喜欢距离感,我不清楚我喜不喜欢,但我喜欢你有距离感的样子,所以我才会一遍一遍去抓你的手,然后等你松开。
我要为你写文字,我会将你描述的更符合记忆,不漏掉我们之间的每一个情节,不漏掉我们的情绪和动作、脚步的速度。我等着你如远归的鸥燕从那个国度飞来,那儿肯定有着不死不灭的闪闪发光的绿树,野兔和袋鼠在平野上蹦跳,你会沾染一身灿烂阳光,明媚地飞回我面前。
而我在温吞的冬季里,等南风归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