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

是吃素的。初三长弧,但如果您愿意等我,我会十分感激的。

白色的薄键盘,有些氧化发黄,按下去时像是捏住了一颗泡沫,松开弹起时泡沫裂开,听着像一颗果冻被吸进唇里。
「你怎么喜欢这种人」我看着弹出来的对话框,漫不经心地敲打键盘,泡沫一颗颗破裂。
「不觉得很可爱吗?」我拿起马克杯,嗫饮着冰冷的水,天气已经转凉了。我眯起眼,想了想还是没有起身去加热水。
「不觉得」对方大概觉得不够,又补充一句,「简直反人类」
「反人类?」我知道这是明知故问,我甚至知道接下来对方会怎么说,连敲击出回答时的心率也猜得出。
「恶劣,利用别人,没道德,没罪恶感,阴险狡诈」
啊,最后一个没猜到,是不是还应该带一个卑鄙无耻。手指因为冰冷,打字异常僵硬,鼻尖和嘴唇也都是冰冷的,吐息时在鼻腔内流动的冷空气则是凝固的薄荷糖。我规规矩矩地打出平淡无奇的答案,「啊……但是很帅啊」
「长得也不好看啊」我好像低估了对方的打字速度。「你怎么喜欢这种人啊」
我盯着最后一句,回复了个带着搞笑意味的表情就关掉了对话框。
D.Z.,D.Z.,我在这时想起来您的名字,好名字,即使我不知道寓意何在,不知道才觉得好。我反反复复把这几个字符在舌尖滚动,然后没由来地感到挫败。
是啊是啊,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好看的优秀的人在发光,我怎么会喜欢他呢?毕竟人类都喜欢强大而美丽的同类。
如此一来,我似乎也应是他的同类,可我不是。
他真的瘦骨嶙峋,偏生还能轻盈有力地跳跃翻移,而我的脸和大腿浮肿,蹦跑无力。他虚假精致玩弄人心,我连少男少女斗心勾角也无心抵抗。他耸肩摊手即能放下一切,而我。
我要说什么?我不想说了,我说不下去了,再说我会支撑不住,愧疚死的,愧疚得想死,几乎要反胃呕吐。刀刃划破手腕,血液就会流干净,我却不敢死。我与他的差距太多太多,他轻轻松松走几步是我不敢奢望的漫漫长途。他是恶毒的,我艳慕这般的恶毒,我却做不到。
浅薄并非罪过,您说。而我仍为浅薄愧疚,我天生是自卑的生物,胆小懦弱的。
我究竟看到了更多的什么呢?我不知道烟是什么滋味,实际上我尝过,幼时觉得好奇,浅浅地尝过一小口,尼古丁到了嘴里却似乎是苦的,便急忙像嚼到变质的杏仁般啐出来,这便是我看到的,无意中看到的,我不想看到的。我却逆转不了了。
您说我不当被指责,可指责的人一直都在。他们都说我已经没救了,注定会扭曲了,我也不想被人所救,没人救得了我,我却还在努力救别人。我躲在角落,让别人以为我在面壁思过,实际是让自己的情绪掺杂着灰与蛛丝腐烂发酵,生长出张牙舞爪的蕨类植物。
我赤身裸体站在浴室里,水打湿了头发,贴在脸上,狼狈得很,我对着镜子里的人笑,皱眉,流泪,没人会知道,我就将这些雪藏着,不去吐露,最后变成老旧落灰的古董,却从未昂贵过。
我想我忘不掉了,我一旦放纵下笔,终究不会有美丽的产物,天光并非光,无花即是花,我仍没有学会您所说的。您会认同我的无病呻吟吗?
我真的像他们所说,喜欢离经叛道的东西,我会在夏天披上厚夹克,冬天只套着薄衬衫,也期待死亡。而明天我将被独自一人抛下,真的变成人们眼中不合群的异类,但这并非我的本愿。
冬天将要来临,那时,人们张口便有薄薄的雾气吐出,所有人会隐藏在围巾和毛衣下,看不出虚实真假,我或许也能这样,轻易隐藏自己了。
晚安。









@Dylan Zimmerman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