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

是吃素的。初三长弧,但如果您愿意等我,我会十分感激的。

柚子

柚子/我是夹着那本厚厚的小说回来的,在夜晚冰冷的风里行走了很久,手中还捧着已经没有温度的奶茶。
按下灯光的开关时,就看到那盘柚子了。
偏黄的、玉色的果肉。
我记得您就是十分爱吃柚子的,会将明黄厚实的皮剥掉后满不在乎地抱着整个柚子一点点吃,果肉一瓣瓣地撕开,白色薄膜也一片片地掉,遇到咯人的、黄色的籽粒,便满不在乎地用指甲划掉,不小心吃进嘴里的,也是满不在乎地吐掉。
柚子的皮是苦涩的,偏偏您还总是撕不干净,不如我那样较真地费精力仔细去清理,在每一瓣的脊缝里总是残留下一条白色的线,不规则的形状,像是龟裂的伤痕,却有着绷带的颜色,讽刺的很。这盘里也一样。
浅口的白瓷盘,内壁纹饰的是银色的枝叶,所有餐具都是清一色的这种花纹。倘若我没记错,您是在和现在一样冰冷的季节挑选了这些素色器皿,易碎的,也是没有温度的。
柚子的味道不似其他水果,酸得很出挑,甜得很出挑,哪怕糅合在一起也照样是鲜明的,很容易就会刺痛味蕾。唯柚子的酸是无声的,甜也是无声的,几乎就是透明的。我捏起一块果肉,上面必然残留着薄膜,我想想像您那样撕下一细条一细条的果肉,然后抿在唇里,像品鉴又像把玩,然而我最终还是将整块玉色的果肉放入嘴里,大概觉得这样还是孩子气了些。果肉随汁水丝丝缕缕地照样在舌上分散开来,碎掉的果肉和剔出的薄膜散落在盘里。我不间断地吞食掉近半盘,吮掉指尖糖分的微黏,舔了舔口唇,却尝到一层苦涩。薄膜的苦。
我书写这些文字时,心情也是像这种果肉般,分散的,碎裂的。我想起那些指责我批判的声音,也都是出挑的、鲜明的,各色各样。我便开始浑身都疼痛起来,刺痛,浸润的痛,从骨节里,毛孔里发散。同时也感到了强烈汹涌的恐惧,将我淹没,我的躯体肢节也就分裂、散落开,变得无声了。我将自己所有的声音隐藏起来,压抑的,崩溃的,忧郁的,于是我便只剩一具空壳,和一张笑容满面的脸了,像薄膜一样。无论是怎样痛苦的情感,只要不被人所知是否就不会被指责了呢?唾弃也好唏嘘也好,并不会在乎这些,我已经胆小到只知隐藏了。
您知道这些吗,您知道这一切吗,我是不敢让您知道的,您的反应我无法预测,会笑着淡淡接受,还是大为所惊呢?无论如何,我不希望您有任何的反应,任何反应我都无法承受,并恐惧着,所以我在您面前谨慎无比,生怕自己拙劣的伪装破裂,暴露在灯光下,然后恐惧地接受您的反应。
像人们所说,好书背后总是站着一个背世的疯子,可我觉得我即使疯了也写不出好的文字,或者说已经疯了也写不出,只是吃力地绞尽脑汁拼凑出零散的字句,无声地压抑,隐藏。
我又想起柚子的味道了。
以及薄膜的。
苦涩。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