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

是吃素的。初三长弧,但如果您愿意等我,我会十分感激的。

见面的机会总会有的。
还请务必爱惜自己。

















@雨世 

“我不会阻止您自杀的,这不关我的事,当然,如果您做得到的话。但是,我还是要劝您回头,没有正常人喜欢目睹死亡,我也是。不让最坏的结果在眼前发生,仿佛就能无视并否决它,这么一说,人类的回避方法,也真是出奇的有趣呢?”


“您可以骂我自私,可以说我不近人情,可如果您要否定我的三观,我可是会生气的。您相当于否定了我的过去,我曾经的困惑与痛苦。况且世间的种种理论皆可自圆其说,多我一个强词夺理应该也不足为过。”



————————
唐泽小姐姐应该也曾是普通人,也有不怎么愉快的过去。

“如果一定要有什么来形容唐泽的话,我想,应该是水,对,就是水,不是雨水或者地面流动的水,但却有雨天潮湿空气的的感觉和土壤的湿润气味,她可以变成雨,也可以融进地表,遇到阻碍会顺其自然地变形,抓在手心会从指缝里溜走,下水道这样的地方她也会乐意去溜达一圈,这对她来说是十分平常的。但你就是不能说她是一个为了酷去干很多荒唐事的play girl,因为她连自己都没有荒唐这个概念。”
“闭嘴。”





 

“我想您搞错了,我从来都没杀过人。 人是应当有选择权的,自杀者之所以自杀,是因为他们不想活下去,或者说活的不好,那么就只好以死结束痛苦了,就当是睡了一觉,不醒来也没有关系。人们总是嘴里嚷着人权人权,却不给人不想继续活下去的权力,这不是很可笑吗?”





————————————
唐泽,正值中二的19岁,独居,职业是自杀顾问。
创造她只是因为想知道,如果真的有自杀顾问这种职业的话,他们的日常是如何进行的。

无论何时,总觉得受过伤的人物最具魅力。一个故事如果没有主角经历痛苦的片段,就会觉得它虚假,不够稳重。遇到曾经流过泪却依旧努力高兴生活着的人,甚至会心生羡慕,羡慕那样的过去。一个人不负伤似乎就不完美,因为不负伤的人是不会被人以关怀的眼光注视着的。而我,我是否在羡慕这种被注视的感觉呢?毕竟我一直在努力寻求关注。没人注视着自己就会难受,没有自我暗示就无法活下去,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昨天夜里的2:30,也就是你准备飞翔的十八分钟前,我还在稿纸上写给你的文字,我说庆幸的是你依旧好好活着,就像你说对我说的“活着有好吃的好玩的!”,我说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如果你死了,我会带一枝花来你的墓前,一枝花就足够了,就不会冷清了,人总不能死的比鸿毛还无足轻重。
然后十八分钟后,你就走了。
我不知你在哪个城市,与我相隔多远,我也不会认得你的墓碑,我无法给你那枝花了,我才发觉我的允诺毫不负责。
今后,我还会依旧记得你,记得你的文字,许多人都会记得。

我相信,你在飞翔啊。

晚安。






@碳烤人头 

生日这一天好像就应该有甜腻腻的奶油水果蛋糕,有包装精致的礼物,以及所有聚在一起朝着你笑着大声喊“生日快乐”的家人和朋友,我不是很在意蛋糕,有礼物也当然很乐意,聚会的话虽然会无聊但也无所谓,但唯独不喜欢一个又一个的人对我说“生日快乐”这样的话,发信息也不行,我是很讨厌挤出一脸真诚得无可挑剔的笑容说谢谢或者在对话框里费尽心思地编排表情和颜文字的,因为我最害怕回应别人的感情,不会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开玩笑的,如果没有人对我这么说,我可是会哭的。

眼球被泡在酒精里发热,发酵的唾液渗入脑汁里,胃袋空无一物但却一阵翻涌,晃一晃就是一声沉闷的空响,干枯的鼻腔末端正在滴血,喉头是一粒坚硬的痰。
下坠的眩晕里,我咽下一口滚烫的水,咽下一串呛人的咳嗽。